Shout Out Sex 創作文章《無性不寫》

  • 我強姦了朋友的小貓

    【文 / Denny】傍晚時分,我看見一位支身在公園停車場旁徘徊的女孩,趁著她講電話時,迅 速靠近她,從背後輕掐著她的脖子,把她強押上自己的汽車,開始做一件所有男人腦海裏都幻想過的劇本-我要強姦她。

  • 一本售價 329 元沒有約炮細節的月拋筆記本,買嗎?

    【文 / Cathy Blakeshaw】「記得細節」這件事,其實是很傷的,在他面前有過嬌弱容貌的我們,面臨肌膚之親的離別,有時還是有幾分說不上的酸楚。筆記本中標記寫著「Game」的第132頁,沒有被記載的人名,許多更是族繁不及備載。不再去正名他們是誰、什麼星座、職業,或者是第幾個 Allen 跟 Kevin。我已經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,是歡愉,是忙碌生活的滋潤,不是在心中留下痕跡。
  • 後來的愛情:我愛你,所以我們不在一起。

    【文 / Cathy Blakeshaw】浪漫很簡單,只要有陽光、空氣、水,我帶上你的一眨眼就是巴黎。輕輕的,像失去觸感的雙手撫過你的臉龐,我們只要有愛的幸福,不在一起,沒有重量。那年夏天的台北愛情故事,不同洋流的兩個人,怎麼樣才能算得上是恆溫?
  • 九尺是你跳上窗台,當一棵仙人掌。

    【文 / Cathy Blakeshaw】他點上戶外區的檯燈,上衣是任性的人出品,我猜他 Sony 耳機裡是蛋堡的家常音樂。偶爾他會抱抱 Syfy,每次 Syfy 都會在他身上竄個兩三圈便跳開了,還愣著「喵嗚」了一聲。

    「你可以愛我了,因為我選擇在你身上不只三兩下。」— 是我。

  • 冬陽與雪

    【文 / 吐司里思】我們筋疲力盡躺在床上喘息,彼此靠攏不讓剛剛的熱度消殞。此時,天空上緩緩飄落似晶似霜的一點白,沒想到台灣的平地下雪了!暖陽冬雪降落,我們興奮地望窗外看。妳說妳的國家冬天也會下雪,但旅居台灣這麼長的時間也是第一次看到雪,甚是懷念。
  • 如果我們是不曾相交的平行線。

    【文 / Cathy Blakeshaw】我戴上耳機,沒有車聲喧囂,沒有大雨滂沱,沒有心跳,只剩我們的畫面在腦中纏繞。我過馬路,感覺不到左腳還是右腳踏過柏油路。我瞇了眼跟新的對象打招呼,口罩裡卻面無表情。他說了我好可愛,可是我感覺不到。他牽著我的手,說他喜歡我,我麻木不仁。
  • 戀琴・練情

    【文 / 吐司里思】我的初吻是白色的,有蜜桃與橙香,體感溫度38°C,有琴亦有情。那幾本流行豆芽譜被堆在書櫃上,目錄上打著的星號,是我們無數夜晚的歌聲與回憶。歌詞我已不太記得,但,回想起那個吻,是輕輕的,腦海中浮現初戀情人的臉朦朧的輪廓。現在只能記得自己怦然心動過,逝去的愛情不再,終究是曲終人散。夜晚喝著紅酒時,Youtube的演算法會帶入我們的歌,我的眼淚早在當年流乾,想問青春的愛情還記得多少呢?
  • 深圳情事之與F

    【文 / 吐司里思】我將F安置在床上後,小心翼翼地去洗澡,洗澡的同時還想起某則新聞,某人酒醉後被自己的嘔吐物噎死的故事,胡思亂想之下急忙地衝出浴室,就看到F自己已經脫得只剩下內衣褲,酒紅色的蕾絲內褲、骨感清瘦的胴體映入眼簾,她眼睛瞇著,手勢暗示我靠近,但我反而緊張的退了一步,眼前這個女人,完全不像是會被嘔吐物嗆死的樣子。然而,我退後的舉動,似乎觸動到F內心的悲傷,眼淚瞬間從眼角噴出,兩頰脹紅,楚楚可憐。
  • 倒數:相遇在妳離開前的第六天

    【文 / Denny】妳抬起頭望向我,故意伸出舌頭,在嘴角邊舔了一下,露出那嫵媚、令人無法自拔的表情。妳背對著我,把貼身的窄裙緩緩向上拉,露出那吹彈可破、令人疼惜的屁股。在靜謐的空間裏,每次肉體相互撞擊的聲音,都讓人覺得格外羞恥、特別響亮。是這種契合、是這種相見恨晚,更讓我們想要緊緊抓住彼此、抓住最後這段所剩無幾的時間。
  • 有一部份的自己還留在你那。

    【文 / Cathy Blakeshaw】

    我們常常像好朋友一樣,拖延著誰應該先洗澡,昨天你提議應該要猜拳,好像你一定會贏一樣「一把怕妳不甘心、三把太多,兩把!」。靈機一動間,我提議既然要玩兩把,那玩 Deuce。並肩躺在木質地板上,大概玩了五分鐘,你說「幹!剛剛真的太刺激了!」,那是我這輩子前五名開心的五分鐘。所以為什麼要戒菸?如果能讓我開心,就像戒不掉你那樣。